世说

不如研究一下怎么做咸鱼更好吃吧

今天是怎么了,顺手就把草稿发上来了,结果想撤回去手贱就给删了
_(:з」∠)_没事 反正也不多
(笑着活下去)

最近要准备考试,所以声息又要停更了
⊙▽⊙最多更一点段子
大概有一个月吧

_(:з」∠)_不要取关我谢谢各位小天使

猜猜今天酒吞又打死了谁

_(:з」∠)_
荒:我知道你下一个就要对我下手了。

于是小蜘蛛一出来,荒一定会在它们混乱酒吞之前一招解决。
就这样没奶没盾地凑合了一局,奇迹般活了下来。

小辉夜: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对面蜘蛛都对着我打?
世说:因为小孩子肉嫩比较好吃啊~

幸好蜘蛛喜欢辉夜啊,不然剩下的脆皮撑不过这么久
(蓬莱巨枝砸过来)

酒吞:可恶,都不给我混乱的机会,下回换你御魂。
吞吞你真的是fff团的首领啊......我寮有红叶有茨木,你为啥就这么想不开呢?

酒吞两天完成双杀
p1空白处是花鸟
p2空白处是荒

都是隔着我满爆连连的盾杀掉的......
一目连:想打架吗?

不过吞吞的御魂似乎爆伤有两百呢......

酒吞:哼,有对象了不起?本大爷想呸你们很久了。

母上在看电视剧
女主好像难产,就听见男主说:“瑜婉你不能死啊!”

堪比“孔慈你不能死”

“瑜婉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啊瑜婉!”

空耳听起来就是“鱼丸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啊鱼丸!”
编剧是个起名废吧大概

声息

荒×花鸟
“咚”
接上面一节,完整的一章终于写完了

(十一)下
“所以你被对方倒了一身的果汁?”大天狗双手托腮,兴致勃勃地倾听荒制作讲故事。真的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啊,他在心里感慨。大天狗承认,相亲失败的责任有百分之二在他身上,不过主要的锅还是得让荒制作令人热泪盈眶的情商背着。
能叫一向淑女的花鸟做出这么无礼的举动,可以想见当时的荒是有多么的奇葩了。
“这都是你的错!”荒几乎一巴掌拍断大天狗可怜的办公桌。

“没想到荒先生对婚姻居然是这样的看法,我想我们并不合适。”花鸟强压心里奇异的荒谬感,拿起一旁的皮包就要告辞,“我不想在这里多留一秒。”
荒的头发上还滴着果汁水,错愕的神情都来不及收回去。对婚姻的看法?他们不是来面试的吗?为什么听起来花鸟是来相亲的?
他花了两秒钟理清眼下的情况。
“花鸟老师!”

在那位美人匆匆离开之后,咖啡店的众人还未来得及给那个一身狼狈的男人下一个渣渣的定义,那位男士也顿悟似的追出去了。
按照剧本,下一个场景他们应该要在暴雨里的街道上热情相拥。可惜下午三四点的时间太阳不过有些昏黄,天空中连一片乌云也没有。当下还没有到下班的点,外面的街道空旷又安静。
荒很容易就追上了花鸟,在街角死死拽住了花鸟的一片衣角。她没有来得及躲闪,或者完全没有料到荒居然还会追上来。可怜她今日穿得偏偏是双高跟鞋,脚下一滑转了个圈就要摔进他的怀里。荒见势不妙搂住花鸟,顾不得多想护着她的头一起摔进了进了小巷子里。
摔进去的地方不应当被他估计为巷子,因为它的纵深只有两三米,通俗一点说,这里是个死角。他足下一阵踉跄,好不容易重新掌握了平衡,惊魂未定之余他这才发现如今两人的姿势看起来,仿佛是他这个小混混,把花鸟给押在了墙上。
这个姿势的热门定义似乎是“壁咚”?
不过这样来看,花鸟老师真是娇小啊......她只到他胸口,如今慌乱之下抱住了他的腰身,他一低头就能嗅到她发顶的清香。她额前的刘海一点点擦过他微微敞开的领口,他莫名就抖了一抖。大约女孩子都是这么软绵绵的,让他无来由想起来了孩子们最爱的棉花糖,又是香又是甜,软萌萌地让他忍不住想咬一口。
“荒先生,请自重。”
“花鸟老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荒总算想起来自己冲出来拉住花鸟的原因,一本正经地放开花鸟开始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并毫不留情心无愧疚地把百分之九十八的责任甩在了大天狗那个混蛋身上。
“所以,我以为这是一场面试,才会对你那么说的。”荒低头去看花鸟的表情,非常担心花鸟就此和他断绝来往,于是小心翼翼地试探:“花鸟老师......”
他身上弥漫着刚刚那杯果汁的香气,连带自己也沾上了一些,花鸟从中闻到了甜丝丝的味道,可这并不能叫她心软。
“荒先生,先放开我好吗?”
花鸟的声音从他胸口闷闷地传过来,她挣扎了一下才终于被荒扶着站好。荒身后的街道上偶尔路过一两个才放学的孩子,看到他们的暧昧姿势就红着脸地走远了。
是的,虽说从善如流地放开了她,可荒先生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
这到底是荒先生故意这么做,还是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呢?在荒没有解释之前花鸟相信是前者,解释之后花鸟反而相信是后者了。
荒先生......确实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花鸟老师,”荒拿出先前作为暗号的那朵玫瑰花。他终于意识到玫瑰的正确用法了吗?“你愿意原谅我吗?”
诚然,这件事情是因为两人信息不对称引起的,荒先生是无辜的。自己泼了他一身的果汁,其实也算是过分了啊。
荒慢慢凑近她的耳边,好像在引诱花鸟做出决定,她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擦过她的鬓角,余光仿佛可以看到他深深的眼睛。他捧起她的一只手,等着她接过那朵玫瑰。
这朵火红的玫瑰花,接下来了,就是原谅了荒,那么他们这场相亲算成功了吗?花鸟脑海里一闪而过不打不相识这样的俗语,这样乌龙狼狈的相亲,也算是一种奇妙的缘分了吧?
她的手指慢慢被荒打开,她感受到了那朵玫瑰微凉的花瓣。
“花鸟老师,收下这朵玫瑰,你愿意......”
花鸟闭上了眼睛,抓住了那朵花。她已经原谅荒了。
“......做我录音棚的客人吗?”

荒先生,你这辈子注定是没有女朋友的。
这是大天狗终于听完整个故事后做出的评语。

写在后面:我为你营造好了气氛,你就是这么表现的?

当他们有了个熊孩子

(三)
今天的作文题目是梦想。
自家孩子会写点什么呢?花鸟想,也许是宇航员或者科学家这种比较远大的理想吧?
她检查作业的时候发现,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我的梦想是做一个丈夫。”
“哦?指的是大丈夫吗?人格理想也是一种追求啊。”荒凑了过来一起欣赏。
花鸟老怀安慰地继续往下看。
“爸爸说,一个丈夫可以不用自己一个人睡,还可以抱着妈妈睡觉。这就是为什么我想成为一个丈夫的原因。”
花鸟一口茶差点喷在荒的衣服上。这孩子这样写真的“丈夫”?荒这样教孩子真的大丈夫?
荒花家的孩子怕黑,主要是因为怕鬼。这可真是一个可怕的属性。自家父母都是大妖,生出来的下一代居然怕鬼?
在第一千次被爸爸拎着衣襟扔进自己的房间,这个孩子立下了此生的宏伟目标,成为一个丈夫。
“作为一个丈夫,我希望我的另一半要像荒川叔叔家的女儿那样可爱。我不喜欢酒吞叔叔糟糕的刺猬头,所以为了下一代着想,我不想做他女儿的丈夫。”
居然连未来儿媳妇都已经指定了吗?而且酒吞又一次被嫌弃了呢。
“这里用了对比的手法,写的不错。”荒一本正经地点评。
你的重点确定没问题?孩子就是这样被你带歪的。
“但是我最想做妈妈的丈夫,因为妈妈会讲故事给我听,还会给我盖被子,妈妈身上的香味最好闻,我想天天和妈妈一起睡。”
虽说这个作文通篇充满了不靠谱的气息,不过孩子这样依恋喜欢自己,花鸟依然觉得很高兴。
不过荒就不是这样高兴了。
所以今晚他又把孩子一个人扔过去睡了,并严正声明没有花鸟的睡前故事,也没有抱抱,并禁止以后和妈妈一起睡。
“我才是你妈妈的丈夫。小鬼。”

我还是个萌新的时候掏空家底20连抽,想要的是大天狗。这是基友推荐给我的信念
“人活着就是为了狗子”

找了个非常冷清的频道,半夜十二点准时画符,一张张画,始终没有ssr
那个频道估计非气聚集,在我画符的一刻钟里,连个sr都没有公告过。
最后一百勾玉诚心祈祷,狗子快来。
非常迷信地挂着基友送的大天狗绘马板
在宿舍里埋被子里等着狗子赏脸

“我的力量借你一用。”
是个粉嫩嫩的青年,说着和他外表完全不同的话。

是一目连......
啊一目连啊!
真是温柔的人啊,是听到了我的愿望,结果狗子不愿意来,才亲自到我这里安慰我吗?

一目连是世界的瑰宝!
之所以我现在脱离非洲,一定是一目连风神之佑的招财猫效果

一目连这样温柔的宝宝,真想每天都亲亲他

大天狗终于来看我了(汪地一声哭出来)

之前是惑于大天狗和晴明的美貌入坑的

在全图鉴只差大舅,小正太和狗子的时候,玉藻前同学表示对葛叶的孩子并没有兴趣并联合雪童子把狗子踢到了我面前。

大舅:“葛叶,你那孩子我在百鬼的时候看过了,除了非了一点都挺好的。”
顺便前三十抽每抽都有ssr,虽然后面四十抽甚至十连r。

大天狗:“我带来了我永远的对手和我可爱的妹妹。晴明,高不高兴?”

荒川之主前几天我才拼出来......咳,谢谢你狗子。
面对花鸟苗苗,荒表示:“可爱,想......想......”
你冷静一点,三年起步三年起步。

我好像感冒了=_=
⊙ω⊙图书馆太冷了

当他们有了熊孩子

(二)
昨天的家庭作业这孩子又错了好多。花鸟指着算数本上的一道题,非常无奈地纠正:“你看妈妈的一个手指,再加上另外一个手指,一共就有两个手指。所以1+1等于2啊。”
孩子咬着铅笔盯了一会花鸟的手指,又数了数自己的手指,露出了一种“好像是这么回事”的表情。
花鸟积极引导:“所以你为什么觉得1+1等于3呢?”
“因为妈妈加爸爸等于妈妈加爸爸加我,”他掰着手指一个个算过来,“妈妈,你看一二三,1+1确实等于3啊。”
一旁的荒终于看不下去自己的傻儿子:“这么想肯定是不对的啊,你想一想,如果你妈妈又有了小宝宝,那么1+1就等于4,万一一不小心生下了双胞胎,那1+1不是等于5了吗?”
傻孩子面带仰慕地看着自己的爸爸,两只眼睛几乎要冒出星星来:“真不愧是爸爸,想得好周到!”
喂,把生孩子说的这么容易真的好吗?什么叫一不小心生下双胞胎,这是能一不小心的事吗?
“所以以此类推,1+1可以等于比三大的任意数。但是这道题只有一个答案。”
“爸爸加妈妈也不可能等于一。所以,所以1+1一定等于2!”
孩子激动地在作业本上订正了起来。他看不到爸爸偷偷绕过他,把妈妈搂进了怀里。
“不考虑再生一个吗?”